EVE女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生活 >

徐福开,笔墨,笔墨从风的指尖铺展开来,中原作家

时间:2020-12-01 17:34来源:互联网 作者:小狐

笔墨,从风的指尖铺展…

徐福开,笔墨,笔墨从风的指尖铺展开来,中原作家(图1)

雪,赶在月光之前飘落,在喧闹的大地上把故事映得皎洁透亮。笔墨从风的指尖铺展开来,心的宣纸上渐渐多了一些印记。

雪是洁美的精灵,在穿梭机里重叠,在典籍里凝固,在回音里弥散。

坐在教室打量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过往于眼前恍惚:初见时那一句“谢谢”让空气里溢满了栀子花的清香;上课时你一声脆亮的“起立”如同春雷唤醒了沉睡的枝桠;歌谣后那一句的繁茂情意,已久不聆听。

回忆肆意绵延。放不下黄车黄衣的倩影,走不出高低不平的通桥小巷,也写不完长长短短的倾情诗句。

时光轻响。轻薄的一张红纸,最为真实的情感是谁在抒写?

我依旧记得你最美的样子。骑着单车,乘着风,在鸟语花香中凝视着对方,像两个对生的叶子。世事如秋风,当叶子从枝头飘落,当另一扇门为我们打开,一如我们的友谊远去,我试图追寻,找到对望时的甜蜜。

越过一条河,翻过一座山。河水不停奔流,已是山花烂漫。又添了一道年轮的老树,捧出一对新生的枝芽,只不过换了容颜,没了主角。一人愁眉—

多少回,人群中擦肩而过宛如平行世界;多少回,我想向她招手却欲行又止;多少回,我在睡梦里看见她微笑如昨。

原谅我,那不争气的成绩,有愧于昔日的美好点滴;原谅我,相遇时的无法言语,隐藏起内心的忧伤与甜蜜;原谅我,辗转难眠的一厢情意,那一天或许永远不会来…

时光清浅。五六岁,是母亲剪下小辫子后,鼻子一酸的小金豆;十五六岁,是斑驳的岁月划过绸缎般的黑发,心如静水。或许永远也不会有长发及腰,内心却在慢慢长大。

没有了情窦初开的谢意,没有了幸福洋溢的名字,没有了单车黄衣,只剩下单回首的几行诗意。

渐渐复原,砚台里的墨汁渐渐枯竭…

我放下攥紧的笔,浏览这不成体的文字。我该多么地庆幸,当我在纸上写下这些文字,仿佛那个身背兔包,骑着单车,穿着黄衣的女孩,从未走远…

成败兮,你的眉间又添了几多沉稳;来去兮,你的发隙又育了几根变迹。我不知道,未来的路还要走多久。当时针指向六月之后,再见时,是否有一句轻声的问候:

“嗨,你还好吗?”

徐福开,笔墨,笔墨从风的指尖铺展开来,中原作家(图2)

诗人简介:徐福开,笔名拨云,号怀听,河南省滑县人,2000年4月生。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“河南科技报社”校园记者、在校中学生。其诗歌、散文、散文诗散见于星星诗刊散文诗世界奔流中原散文诗2017中国散文诗年选郑州日报等国家、省、市报刊、网站与年度选本,并多次获奖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笔墨

有时亦作中国画技法的总称。在技法上,“笔”通常指钩、勒、皴、擦、点等笔法;“墨”指烘、染、破、泼、积等墨法。在理论上,强调笔为主导,墨随笔出,相互依赖映发,完美地描绘物象,表达意境,以取得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。’”《红楼梦》第一回:“虽今日之茅椽蓬牖,瓦灶绳床,其晨夕风露,阶柳庭花,亦未有妨我之襟怀笔墨者。好在那时我们的祖先已经拥有完善的刷漆技术,所以那时的书吏,特别是那些不爱墨守成规、极想找到省力快捷的书写方法的书吏们,自然想到用漆来书写,结果是任何人都会想象的。

网友评论

相关文章